只有开头

  “咔”。在第二次尝试后门终于顺利的关上,大概老旧的缘故近年来这种情况时有发生。习惯了过后自然这次也是习以为常的下楼。
  下沉到了第22阶头顶传来开门声。
  “敲,敲什么门,你有没有xx,楼上的!”
  是我那层传来的,邻居吗?我陷入自问。楼道中接下来是一阵安静,抬头透过一层坚实楼道的阻隔后仿佛看到一位侧身走出门外的女性,可想象不出是一张什么模样。空气中散布着沉默因子,我抬头,却还保持着下沉的趋势等待着,等等,为什么是等待,只是作为一个承受者等她结束表演吗?
  ‘敲门、楼上的…’这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误会,解释也好道歉也好不论结果如何,那么,该上去...

自诩拥有近乎无限的时间

  “一个人生存”的状态被打破是接到那通要去乡下的电话后开始的。尽管眷恋着这种“状态”的希望,却也没有拒绝的理由的我只有欣然接受。
  以尽可能携最少的东西为原则,备用的一套衣服、自动铅、中性笔和素描本。意识可能出现的“离线状态”,手机自然装下了不少动画片。显然已做好下个星期准备迎接的阵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跑道、未来、食物

  持续了两天的搬运在一个带着细雨的下午结束。拖着旧物下楼时与湿漉漉的水泥地摩擦发出不悦的声音,为了能让声音小些需要小心抬起。‘支持不了多久所以快点吧’
  一时间忘却了辛苦谈话声中也多少露出了愉悦,外面虽然下着雨在简单嘱托关好门窗的事务后他们俩赶去了西山。此时,是自学校离开后的第五个月。
  早起,打开窗户洗漱烧水。最长的过道被用作“临时运动场”。8号跑道,曾以不怎么单纯的目的短暂地持续了半学期。想要以此减少思考,经时间验证后显得真是笨蛋…不过那也是属于那一时刻没法复刻的笨蛋。
  迟钝的自我隐约中告知自己需要做些什么才行。‘得做些什么’,结论是不能,我认定...

2017-4-28

可能是因为手上还拿着一本书的缘故,左侧的一位中年女性向我搭话。
“这本民国时代留学生的书”她弯腰从柜子下面找出了一本拿在我面前。“这个人xxx,自他留学至他的子女...”
‘对不起a,我只是想把先前看完的小说放回原处。并不想买这本书,如果可以的话还想问一下这本文库版《哥儿》该放在哪里呢?’

就在我思想混乱的当,我手上已经多了这一本叫《民国xxx三代人下的历史》的书。我尝试用书封上作者与她联系起来,比起穿着工装的店员她的装束并不能看出什么社会性质。没有结果,总之先拿下来吧,等再绕回来时再放回去好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...

向着

  扔完垃圾后没原路返回走那条小路而是转向街道。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明明眼前这条宽阔街道因为会遇到熟人而被设定为最低优先度。在下一瞬我明白了--眼前两列树开始生出绿叶。而我,被这一片所吸引、好奇者驱使着我不顾可能存在的“危险”向不再是印象中白雪探索吧。
  也就在预感到前方存在可能性后遇见。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  完成,就在昨天,若这能称之为论文的话。Plan A是写人类与动物是否存在名为“理解”的感情。“动物没有理性,人有理性即有人格。动物没有理性即没有动物格”。想起曾有“降格”的念头却没有想到“动物格”这种程度的事,若动物只存在感性...那么于它们的“交流”...

7days

      想

书店人意外的少,稀稀拉拉的人群比起书店服务员竟显得有些稀少的感觉。爱心募捐者们今天也休假了吧。

  径直走到外文小说前,之前拆封的《毛姆短篇集》位置被一本塑封的代替,遂只得寻觅其它。游荡中被《太阳照常升起》吸引,有三百页的样子,读了四小时结束。不断在站立、蹲坐转换模式,最后借着人烟稀少之地盘腿而坐。

  读毕,没得到想要的答案。这么想,《乞》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(二)

  写到个人缺点那一栏手上的笔顿了下来,‘该写什么’内心发出疑问。过了十秒后好像有了答案,我开始继续写了下去。

“不求上进”。很符合一直以来的状态,接着速度又快了起来,递交。

  "嗯,写完了吗"他接过眼前的表格,只简单的看了一遍。“那么,先到这边开始面试吧”。我跟着走进透明玻璃构成的隔间,待俩人坐定后,他开始自我介绍。

“我是公司人事,申”

“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吗”

“暂时没有”

“那么,请在下午等待通知”

‘不求上进’,a原来是这么回事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