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4-28

可能是因为手上还拿着一本书的缘故,左侧的一位中年女性向我搭话。
“这本民国时代留学生的书”她弯腰从柜子下面找出了一本拿在我面前。“这个人xxx,自他留学至他的子女...”
‘对不起a,我只是想把先前看完的小说放回原处。并不想买这本书,如果可以的话还想问一下这本文库版《哥儿》该放在哪里呢?’

就在我思想混乱的当,我手上已经多了这一本叫《民国xxx三代人下的历史》的书。我尝试用书封上作者与她联系起来,比起穿着工装的店员她的装束并不能看出什么社会性质。没有结果,总之先拿下来吧,等再绕回来时再放回去好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...

向着

  扔完垃圾后没原路返回走那条小路而是转向街道。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明明眼前这条宽阔街道因为会遇到熟人而被设定为最低优先度。在下一瞬我明白了--眼前两列树开始生出绿叶。而我,被这一片所吸引、好奇者驱使着我不顾可能存在的“危险”向不再是印象中白雪探索吧。
  也就在预感到前方存在可能性后遇见。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  完成,就在昨天,若这能称之为论文的话。Plan A是写人类与动物是否存在名为“理解”的感情。“动物没有理性,人有理性即有人格。动物没有理性即没有动物格”。想起曾有“降格”的念头却没有想到“动物格”这种程度的事,若动物只存在感性...那么于它们的“交流”...

7days

      想

书店人意外的少,稀稀拉拉的人群比起书店服务员竟显得有些稀少的感觉。爱心募捐者们今天也休假了吧。

  径直走到外文小说前,之前拆封的《毛姆短篇集》位置被一本塑封的代替,遂只得寻觅其它。游荡中被《太阳照常升起》吸引,有三百页的样子,读了四小时结束。不断在站立、蹲坐转换模式,最后借着人烟稀少之地盘腿而坐。

  读毕,没得到想要的答案。这么想,《乞》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(二)

  写到个人缺点那一栏手上的笔顿了下来,‘该写什么’内心发出疑问。过了十秒后好像有了答案,我开始继续写了下去。

“不求上进”。很符合一直以来的状态,接着速度又快了起来,递交。

  "嗯,写完了吗"他接过眼前的表格,只简单的看了一遍。“那么,先到这边开始面试吧”。我跟着走进透明玻璃构成的隔间,待俩人坐定后,他开始自我介绍。

“我是公司人事,申”

“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吗”

“暂时没有”

“那么,请在下午等待通知”

‘不求上进’,a原来是这么回事。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开始以日常作为话题(一)

临近下班,我开始把白褂放回衣架。店长已回休息室。
  “明天有手术吗”我隔着过道问到。
  “母猫绝育”。“你之前做过的”她又补充道。
  ‘确实’,我这么想。简单道别后推开门,迫不及待从口袋掏出耳机戴上。《Criminal Usually Head South》,恩,这首适合在归路中。被周遭的黑掩盖后生出些许勇气,身体不由自主的的跑起来,穿过熟悉的街道。跑到哪儿,一天终结,又一天重生。或许渐渐失却对于新生期待,这也许是件可怕的事。
  到了门前,让呼吸平静。'仍旧正常'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3.3
  
  眼前是一只泰迪贵宾,梳毛、清洗、吹风、拉毛。这一切顺利…就好了,我试图与它进行意念交流,看着它的眼睛,它好像安静了下来。‘好,拉毛’。
  “呜——”泰迪的头伸过来。放弃,等情绪稳定再开始吧。就这样,每每操作到敏感部位便失败,我尝试假装凶狠示它看来也不奏效。
  或许是害怕,不,还是什么没法描述东西呢?
  就在僵持的时候,它舔了一口我的脸。
  ‘我这不算是合格的工人a,无法创造价值。这里没有“声音”,那是什么’
   
  临近结束,仍在美容室的我面对她--店长。
  虽是临近结束,她还是在替我收拾“遗留问题”。
  “你再这么磨洋工,我想你该考虑下能不能继续待在这儿了。”
  沉默。
  “能让我听听你的理由么?”
  “声音”
  “声音?”
  “我没法控制住它”
  “好,客人来问为什么没做好。你告诉他对不起是您家的宠物会叫,所以没做好。这样”
  我无言以对。
  “你这是在找借口。”
  “自己没做好,该想为什么自己不好努力才是。”短暂的安静后她又说道。
  ‘若是所有人在事先都找自己的原因,世界会怎么样呢’。我顺着她的话题开始想,不过好像没有结果。
  “那么…你以后可能做好?”
  “无法保证”话题凝结。

  “你玩游戏不,网游还是单机”
  “都有”
  “那魔兽世界玩过没”
  “没,魔兽争霸倒是玩过”
  “恩魔兽,还有现在的lolo都是同类。你是喜欢选什么角色。战士还是刺客。”
  “辅助”
  “辅助,有什么carry级别的表现”
  “自mvp机制改动后辅助位很难拿到mvp了”
  “那你不是那种冲击敌阵,拿到人头的那种角色么”
  “我比较愿意当别人的陪衬”
   ……
  她边开始修剪边说道:“我发觉你是有性格缺陷的人,通过以前与你的谈话。”
  “是”
  “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。希望能让我高看你一次。”
  提前下班的缘故天还没黑,音乐切换到《我的失败》。‘是,就快接近失败了。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3.4
  逃跑了,我。当有扇门打开时,通常是习惯性的放弃。只能预见以后是长时间的混沌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3.5


把它奉为正常

  两天的结构:清洁、麻醉、腹壁疝 绝育手术、静脉注射、清洁再由清洁开始、洗澡、绝育、腹沟股疝。结束。
  这一周也要过去了
 
  第一天前夜一直做着会迟到的梦,看来是多虑。不知道自己是以何种动力走到那里,每一步都在抗拒发出抗拒信号,真实却是快步走向前方。
  是哪里出了问题,都是问题。眼睛,经验与性格的缺失。而这一切却又顶正常不过,是,“把这一切都奉为正常”是演进的成果,它几乎是一瞬占领思考的高地完成权限交换。(是进化还是退化不得而知)
  想着不会再去做,而真实在吸收着经验。手术台下都是蹩脚动作,我所展现出悠然状态和她可谓完美的两极。
 ...

错误、过期的证明 记忆的能力

2月25日
  今天发生了什么,村上春树的新书《刺杀骑士团长》面世,还有一场简单的面试。
  ‘好像一直是在点头来着’,全程听完后不知做什么呆坐着。
  ‘Yes or No?’实际上却是一个字也没能说出。
  “好,你再考虑”她把话题引向终点,我才想起要起身离开。再次下定决心也耗了点儿时间,实际上只是装作思考的样子什么也没想。‘眼下这种机会近几天也不会再有了’,就这么想着七十天的“混沌”期至此结束。
  当然,只是靠近了一条小路。不至于说出明天便是光明这番话来。
  “证明”,想要证明些什么。证明这一直以来都是错误的选择,不过现在的意义越来越小...